• Coutact Us 联系方式
  •  

    郭13837390373

    常18837390373

    杨13782557744

    袁18738325633

    李18937390373

    郭港13525063030

    电 话:0373-5416345

    邮 箱:wzf8288@163.com

    地 址:新乡市凤泉区陈堡

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中心 

  几年前国内还很少见的无碳复写纸,如今开始普遍应用于税务、电信、金融等领域。这得益于河南省科学院新乡化工研究所原所长刘宗来的3项“显色剂”发明。如今,国内无碳复写纸厂家已经有上百家,产业链达上百亿元,成为国内一个朝阳产业。

  近年来,不经意间,一种不需夹垫印蓝纸的无碳复写纸,以其简便、快捷、清晰、洁净的魅力和低廉的价格,开始应用到我国的税务、电信、金融、邮政等诸多领域,使长期以来办公桌上离不了的印蓝纸,开始淡出我们的现代办公环境。

  引发几年前价格还很高的无碳复写纸大幅“跳水”的原因,就是源于河南省科学院新乡化工研究所原所长刘宗来的3项无碳复写纸用的关键材料“显色剂”的发明。

  突破瓶颈占领国内市场

  1993年,刘宗来研究员从河南省科学院新乡化工研究所所长任上离休。40多年的科研生涯里,刘宗来可谓成果累累:他主持研制成功的二氧化硫脲、DTDM技术、磺化沥青等技术至今仍在我国印染、橡胶、石油钻井等领域大量应用。但由于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知识产权保护,这些科研成果全都无偿供给企业使用。

  离休后,刘宗来和几个人合办了一家民营科技企业,灵活的科研管理和分配体制,使他丰富的科研经验得到了更加淋漓尽致的发挥。

  当时,听说国内替代传统印蓝纸的无碳复写纸比较缺,他就花了两个月时间,跑遍中国的珠三角、长三角进行调研,发现当时全国只有7家无碳复写纸生产厂,全部为独资、合资企业,而无碳复写纸生产所应用的关键材料白土型显色剂全部从国外进口,不仅价格昂贵,而且供货不及时。

  刘宗来查阅资料后了解到,无碳复写纸是美国人上世纪50年代发明的,70年代实现工业化,而中国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生产,所以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无碳复写纸在中国是一项朝阳产业,其关键材料显色剂是制约中国无碳纸产业发展的瓶颈。于是,刘宗来下决心将国人感到神奇而神秘的无碳复写纸显色剂作为攻关方向。

  当时,刘宗来他们成立的民营公司的几个股东每人出资1.8万元,共筹集了9万元资金。他们首次购买一车皮原料矿就花掉了4万元,但因硬度太大全部扔掉了。首战失利,全公司人员的眼睛都盯在刘宗来身上。

  “老外能干出来的,中国人照样能搞出来!”刘宗来从考察矿源及原材料开始,跑遍了豫南、鄂北地区的膨润土矿点。通过对原料化学组分的分析、比较,又从文献资料的查阅、消化、吸收入手,拟订研究方案、实验室小试,用了一年时间,达到实验室技术成熟。

  此后,刘宗来又借来30多万元,建成了一条白土显色剂生产线,开始生产。这其中攻克了酸化、漂洗、活化、过滤、干燥、粉碎、粒径达标等道道工业化难关,终于使中国的白土显色剂走向了国内市场。

  此前,中国的白土显色剂市场,一直被德国南方化学公司和日本某公司所垄断,每吨售价高达1.6万~1.7万元。中国人自己生产的白土型显色剂一上市,市场定价就降至每吨1.1万元,并且产品质量优于德国和日本产品。不到半年时间,德、日产品就悄然退出中国市场。

  这次,为了保护这项民营企业的科技成果,刘宗来有生以来第一次就此项技术申请并获得中国发明专利。10多年来,由于该项专利的成功实施,累计为中国企业节约外汇几千万美元。

  打破垄断冲出国门

  上世纪90年代初,在白土显色剂还在大行其道的时候,又一种更优质的树脂型显色剂开始悄然在美国、中国台湾某公司研制生产。刘宗来懂得,技术创新不进则退,国外公司的核心技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唯一的“救世主”只有中国人自己。

  从1994年开始,刘宗来和他的课题组成员先后收集了欧、美、英、德、日、俄等发达国家100多份专利文献资料、期刊和论文,在分析、比较、反复推敲的基础上,经过3年的刻苦攻关,刘宗来绕过跨国公司设置的专利壁垒,独辟蹊径,研制成功的全新树脂显色剂终于在中国土地上横空出世!为了研制这种产品,同刘宗来一起并肩战斗的、从研究所退休的老伴儿,累得发病休克,侥幸与死神擦肩而过。1997年,刘宗来为这项技术申请了中国发明专利。

  这种新的树脂显色剂具备显色浓度深、发色速度快、涂层不变黄、耐老化性能好等独特性能。某世界纸业巨头试用刘宗来的树脂显色剂后得出结论:“刘先生发明的树脂显色剂综合性能是世界一流的。”

  刘宗来物美价廉的树脂显色剂产品像一块诱人的蛋糕,令世界同行垂涎。很快,美国Meadwestvaco公司抛来一份大订单,委托美国比得索耶公司为全权代理商,从2005年开始,向美国出口树脂显色剂,年出口创汇可达上千万美元。

  然而,中国企业走向世界舞台的道路充满了艰辛和坎坷。面对可能丧失的巨大市场,美国有关部门和行业协会,对中国产品进入美国设置了重重技术和贸易壁垒:要求刘宗来提供显色剂产品安全数据、原材料名称、动物毒性实验、环保注册、生产工艺、产品结构……一连串的苛刻要求令人目眩。

  刘宗来咬牙下定决心:“做!条件再苛刻也要做,打进了美国市场,就等于拿到了通往世界市场的通行证。”

  为了产品向美国出口,为了保护中国自己的知识产权,2003年,经所在公司支持,刘宗来申报了美国发明专利,并将瑞达牌中英文商标在美国进行了注册。但意料不到的是,这场苛刻的试验一做就是3年。

  3年来,刘宗来反复奔走于国家、省、市、海关和相关研究单位,后终于找到美方认可的具有检测资质的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劳动卫生防护研究所进行毒性试验检测。

  按照国际经济合作组织统一规定的方法,历时7个多月的时间,共做了8项试验,全部合格。美方又要求做上机试验。刘宗来咬着牙,先后发往美国3批共44吨产品供其上机试验,同时模拟进行环保污染检测,并将相关数据提供给美国环保署。

  2005年,刘宗来的产品终于顺利通过了美国环保署EPA认证。刘宗来曾反问美方代理商:“美国的树脂显色剂未经任何程序,就轻而易举进入中国市场,这怎么解释?”对方用“中国法律不健全”7个字作答。作为老一代中国科技工作者,刘宗来受刺激之大,简直无法言表。

  但辛勤的付出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欧洲、巴西、印尼等国家客商纷纷抛来订单。10年来,仅树脂显色剂一项产品的销售,刘宗来就为国家节约外汇1亿多美元。目前,刘宗来研制的树脂显色剂已占领90%的国内市场,国内年销售额达几千万元,并出口美国、欧洲、印度、巴基斯坦、巴西、阿根廷、印度尼西亚、伊朗等10多个国家,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以上。

  2004年,刘宗来发明的树脂显色剂技术获得河南省科技成果一等奖,2005年入围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成为新乡市28年来科技系统获得的高奖项。

  专利催生朝阳产业

  科技界有句共识:“一项重大发明,可以推动人类历史进步;一项专利,可以催生一个新生产业。”这句话在刘宗来身上再次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还在1997年,刘宗来发明的树脂显色剂获得成功后,迅速颠覆了国内、国际树脂显色剂的市场格局。原来垄断中国市场的美国、中国台湾两家公司,只好将这种显色剂的价格一降再降,每吨从2.5万元降到2.1万元,后又降到1.8万元。两年以后,美国终于被迫退出了中国大陆市场。

  然而,跨国公司是不甘愿放弃中国这块巨大的市场“蛋糕”的。被“逼”出中国市场的美国斯坎那迪化学公司先后两次与刘宗来谈判,提出以370万美元高价买断这项技术在中国的专利特别许可权,买断中国市场,买断刘宗来创办企业的树脂显色剂生产线。

  刘宗来清醒地知道,这将意味着中国无碳复写纸生产企业每年要给美国这家公司支付上亿元人民币的货款,并将在价格上长期受制于美国公司的摆布,中国无碳复写纸这个方兴未艾的朝阳产业将胎死腹中。于是,他将谈判金额提高到980万美元,这家美国公司才悻悻而退。

  “作为老科技工作者,我大的愿望就是通过发明来促进民族产业发展,造福一方百姓。”每当有人为当年刘宗来没有答应美国公司的优厚条件而深感惋惜时,刘宗来总是这样回答。

  为了推动国内无碳复写纸产业的兴起,从2003年起,刘宗来专门召集国内无碳复写纸企业办班培训,传授涂布技术及工艺。德国某企业卖给无锡一家无碳复写纸企业一个涂布配方就收费30万马克,而刘宗来全部无偿提供涂布配方。他说,只有把国内产业链条的下游企业扶植起来了,我们上游企业的显色剂产品才更有销路,这才是双赢。

  目前,国内由涂布机械、无碳原纸、无碳复写纸、专用化学材料、无碳复写纸印刷等为主导的产业链,达上百亿元人民币。中国的无碳纸企业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7家发展到2006年的100多家。无碳纸产量也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每年7万吨,发展到2006年的26万吨,仅新乡地区就有无碳纸相关厂家40多家,从业人员上万人。预计10年后,中国无碳纸产量将达到100万吨,成为世界无碳复写纸生产消费大国。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中国无碳复写纸行业协会秘书长深有感触地说:“是刘宗来研究员发明的显色剂,撕下了中国的无碳复写纸神秘的‘面纱’,走下了‘神坛’,飞入寻常百姓家,方便和造福了众多领域的企业,催生和发展了国内一项朝阳产业。”